零时开始熬夜的时间

应该会写一点小段子小短篇之类。
不定期更新。
叫我零时就好!( ´▽`)

后面一部分!
好麻烦(。)

看不清请在评论告诉我!

为什么最多放十张!!!!(捶地
赤谷海云x轰乡胜己要素含有一点

看不清请在评论告诉我!

【MHA/(伪)全员】校园调查问卷

*ooc预警
*含有爆轰,出茶要素
*很多捏造,很多废话,私心超多
*爆豪性格偏向轰乡一点
*段子体,玩梗别当真
以上。











Q1:你最喜欢的动物是?

绿谷出久(沉思):呃...狗吧?
丽日御茶子(快速举手):兔子!
切岛锐儿郎:当然是富有男子气概的狮子!
爆豪胜己:鲨鱼。
常暗踏阴:我自己...???
上鸣电气:去吧!皮卡丘!
耳郎响香(伸耳机插头):他没事他很好。另外我喜欢猫。
饭田天哉:中华田园犬!
爆豪胜己:那不是草狗吗?
切岛锐儿郎:(爆笑)
饭田天哉:爆豪!请尊重每一个生命!
爆豪胜己:哈?你脑子进水了吧???
绿谷出久:好啦你们别吵啦……
轰焦冻:......
轰焦冻:爆豪。
爆豪胜己:干嘛!
轰焦冻:...不,我在回答问题。
上鸣电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靠爆豪成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耳郎响香:吵死了……
爆豪胜己:......阴阳脸混蛋。
轰焦冻:?
爆豪胜己:死吧。
轰焦冻:???






Q2:如果和女(男)友约会迟到怎么办?

绿谷出久:目前还没有...
相泽消太:打个比方嘛。
绿谷出久:emmmm......可能给她买些东西做补偿吧?
峰田实:你能想到的就这些?!
绿谷出久:不然呢?
峰田实:当然是陪她干些更刺激的事啊!!
绿谷出久:......
切岛锐儿郎:你还有没有男子气概了???
上鸣电气:退群吧你真丢人。
爆豪胜己:迟到当然是跟他打一架。
蛙吹梅雨:注孤生。
上鸣电气:同意蛙吹同学。
爆豪胜己:你觉得你那个傻样好到哪里去了吗。
轰焦冻:他从来不迟到。
上鸣电气:轰的意思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是吗?!
轰焦冻:...(这...不算女朋友吧)






Q3:请说出一个会被和谐的词语

饭田天哉: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健康的问题???
常暗踏阴:可能只是午夜老师的恶趣味...
峰田实:!!!我喜欢!!!我先来!
峰田实:r●q、口●、s●......
上鸣电气:一个就够了啊混蛋!不要再弓虽女干我的耳朵了!!!
爆豪胜己:......阴阳脸混蛋,把耳朵捂上。
轰焦冻:?
绿谷出久:这个问题是怎么过审的......






Q4:你们最喜欢的歌?

峰田实:威风堂堂。
上鸣电气:相泽老师,我申请把峰田扔出去。
切岛锐儿郎:附议!这不是有男子气概的表现!
轰焦冻:......1 2 fan club?
爆豪胜己:毒占欲?
上鸣电气:好凶。
绿谷出久:......病名为爱?
蛙吹梅雨:这个东西和绿谷酱的碎碎念一样可怕。
绿谷出久:对不起!!!






Q5:一句话评价一下班级里任意一位同学的个性?

上鸣电气:和B班那个重了www
切岛锐儿郎:上鸣!!!!
绿谷出久:超级有用!帮了我很多忙!
丽日御茶子:可靠!
爆豪胜己:冬暖夏凉。
常暗踏阴:能力很强,各方面。
轰焦冻:危险物品,轻拿轻放。
饭田天哉:很方便。
八百万百:很快?
蛙吹梅雨:黑黑的,很厉害。






Q6:给班级同学提提意见吧。

爆豪胜己:门外那个太欠揍了。
上鸣电气:+1
切岛锐儿郎:+2
耳郎响香:我代表全体女生+2018
相泽消太:除此之外?
上鸣电气:我觉得我们相处得很好。
绿谷出久:+......1





Q7:现在有喜欢的人吗?有的话请写在纸条上,下课以后埋进操场旁的沙地里,偷看的同学不能毕业哦☆

上鸣电气:伤害单身狗的时间到了。
切岛锐儿郎:我怎么觉得我们班没有人会写...
绿谷出久:(摸摸良心还是决定写)
丽日御茶子:(掏出纸笔抖抖抖)
爆豪胜己:(A4纸和加粗记号笔)
轰焦冻:(......还是写吧)
上鸣电气:脸痛吗?
切岛锐儿郎:...我震惊的是为什么连轰都有喜欢的人了???
上鸣电气:爆豪这臭水沟里煮过的狗屎一样的性格也有人喜欢???
爆豪胜己:找打???
八百万百:其实我觉得绿谷和丽日的挺好猜的...
丽日御茶子(////):....!!!
相泽消太:你们四个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作者的废话:

段子写起来没那么累, 美滋滋
京都异闻录我还要憋好久。唉。
收拾收拾东西去灵感墙扒一扒。

我这个相声演员果然不适合写文...

p1是轰球眼中的爆豪。
p2是俄罗斯套娃pa的轰

(爆豪的头发太他妈难画了跟个刺猬一样炸成一团(???

p3是宁愿吃荞麦面吃成三百斤也不愿意出去运动的轰(。)

我也想日轰。


可我打不过胜哥(。)

【爆轰】京都异闻录(上)

*ooc
*玩玩妖怪pa的老梗
*天狗爆x狐妖轰
*含有绿谷x丽日成分
*时间捏造,年龄捏造
*剧情狗血,废话贼多
*人物性格有一定程度上的魔改
*建议BGM: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去搜了一点相关...有错误请指出!
以上。











「那不是流星,是天狗。」



<<



轰焦冻在聒噪的蝉鸣声中醒来。



他抓了抓头发,大概是觉得很热,控制得不是很好的冰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他摸摸脸上缠着的纱布,委屈地爬到树荫底下。



不想回去,但是想吃妈妈做的荞麦面。轰焦冻这么想着,肚子也很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这样的日子多了去了,每次训练以后他都会被丢进森林反省,就像安德瓦点着火泡温泉一样平常。



“又是你。”一个野果窸窸窣窣地从细密的树枝里掉下来,不偏不倚砸在他头上,“你怎么天天都来,蹭饭蹭得很开心啊。”



轰焦冻实在想不出爆豪用大火烤出来的煤炭有什么好吃,于是他很认真地想了一句话搪塞:“你烤的鱼就和我父亲的胡子一样美味。”



“你很棒啊阴阳脸混蛋,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在这里晃荡我就把你从那棵一千年的樱花树上扔下去。”



爆豪不屑地“嗤”了一声,拎起小家伙的后领把他扛在肩上,扇动着巨大的翅膀朝着远处巨大的木屋飞去。



好麻烦,为什么我要送他回家。



轰焦冻安静地趴在他肩上,直到他再次被拎着丢在木地板上。



天狗打了个哈欠,卷起一阵狂风消失在原地。听见动静的小狐妖慌慌张张地跑出来,看见安安静静在地上躺尸的轰焦冻松了口气。



“啊啊......这顶破房子可经不住那位神仙折腾啊。”小狐妖心疼地捡起碎掉的风铃,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拼凑。



“丽日……”



察觉到小狐妖并不打算理他,轰焦冻鼓着腮帮子开口,耷拉在地上的耳朵抖了抖。



“我需要一碗荞麦面......不要老爸的胡椒粉......求你了。”



丽日这才放下手里的风铃碎片,抬头无奈地望着瘫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小少爷:“轰君......你先起来,进去吃,要不然又要感冒了。”



“......你拉我进去。”



<<



“下次能不能轻拿轻放......我的腰要断了......”



“嘁,送你回来已经不错了,还唧唧歪歪废话这么多。”



“......”



“丽日……荞麦面......”



“丽日……”



<<



“让一让!小兔崽子站住!我上辈子欠你钱了是吧天天偷东西!今天我不打死你!我!”那人边追边喊,还不忘指着手里提着好几个袋子的绿发少年破口大骂。



“哇!对不起我以后会还的!!!”少年突然跳上酒馆招牌,踩着飘旗和灯笼消失在远处。



那人干巴巴地站在人群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食物连带着碗被人轻飘飘地掳走。



“那是抢啊!!!”



“丽日君!我找到吃的啦!”少年把袋子挂在手臂上,灰头土脸地爬进窗户。丽日坐在桌前叹口气:“你又去抢别人的东西了吧,出久君。”



“嘿嘿,这是借啊。”少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话说丽日君,你有轰君的消息了吗?”



丽日摇摇头。



“我明天去镇上的时候再找找吧……几天以后我就可以赎你出来了!”绿谷摸着下巴思考片刻,“希望缘分这种东西在这时候起作用啊。”



第二天。



“又是你!!!”



“大叔我真的会还的!”绿谷逆着风转身冲酒馆老板大喊,不想脚下生风直直撞上了人。



“对不起!!”绿谷急忙道歉,赶紧拿出手帕递给那人,一抬头却站在那里傻了眼。



「轰君是罕见的双发色,灰蓝异瞳,左脸有一块疤,那是他在训练的时候被家主打伤的。」



神啊!你终于眷顾了我一次!



绿谷眼泪汪汪地握住轰焦冻的手:“轰君,我们先甩掉后面的追兵,丽日君在等你。”



轰焦冻看起来有点震惊,但是他一步都没动:“为什么要逃?付了钱不就好了吗?”



“付得起我早付了!轰君你天然过头了!”



追过来的老板凶神恶煞地把手搭在绿谷肩上,手劲一点一点增加。



“大叔!!!!”



“......”



“那个,我来还……?”轰焦冻摸索着宽大的袖子,从里面掏出一块火红色的晶石递给老板。老板呆滞地望了望轰焦冻,又傻呼呼地盯着晶石看了一会。



突然卷着晶石不知所踪。



绿谷瞪着一双浑圆的眼睛:“他追我的时候都没跑这么快,轰君,那是啥。”



“我老爸的胡子,话说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这种问题你刚刚不应该问吗!!!”



面馆。



“......丽日君。”



“诶。”



“那个......我们没带够钱吧。”



“面钱他自己付,放心好啦出久君,不会有人来追杀你的。”



绿谷松了口气:“不过轰君的食量真是......惊人啊。”



轰焦冻从碗堆里抬起头,好像没看见旁人惊呆的目光,从袖口里拿出一块红红的石头放在桌上:“老板......?钱......可以用这个替代吗?”
正在揉面的老板闻声抬起头,终于在一堆红红的碗中间看到了那块红红的石头。


“可以可以!!!三位客官欢迎下次再来!”



“......轰君,那到底是啥。”



“真的是我老爸的胡子。”



丽日捂着嘴拼命忍着笑:“真的,炎狐安德瓦的火焰所凝结成的晶石,黑市上的最高价能卖到50万大判金一克呢。”



“......轰君,你真败家。”



绿谷转头就看见轰焦冻在跟丽日所在青楼的老板交谈着什么,随后从袖子里拿出了两块晶石放到老板手心里。



......可恶等我回去一定要和八木老师投诉我每天早上的咸菜夹馒头。



“老板说,两块晶石足够赎丽日了。”



“其实半块就够了,”丽日摆摆手,“我没那么值钱啦,既然现在找到了轰君,那就帮绿谷找发小吧……这几天也受他照顾了。”



轰焦冻既没点头也没摇头。



绿谷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其实我是因为我发小才出来流浪的,某一天他失踪了以后家族上下都找不到他......所以我就出来啦……喔对了,他叫爆豪胜己来着。”



“咦你俩什么表情?难不成你们见过?!”



可不是吗,丽日眼角挤出一滴眼泪,那个混蛋天天拆我们家房子,我记的可牢了。



可不是吗,轰焦冻脸上平静内心疯狂,我的肋骨都不知道被摔断过几次了。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肯定不是好事。”



“是的。”异口同声。



<<



“今晚就先在这个山洞住一晚吧,我被卖到这里很久了,对这里很熟悉。”



两个男生点点头,一前一后把丽日夹在中间走进山洞,轰焦冻在周围捡了一点树枝,左手燃起熊熊火焰点燃了枯树堆。



丽日则把她压箱底的衣物拿出来分成两份给两个男生,当然,还有一份给自己。



“哇丽日你当时来的时候就带着这些?”



“当然!”丽日一边在地上铺布一边回答:“这可是轰君的母亲送给我的嫁妆!便宜你们俩了啊。”



“这么说你们从小就认识?!”绿谷内心掀起惊涛骇浪,脸上万紫千红,丽日君肯定会选轰君的吧……又帅又有钱。



轰焦冻看着绿谷脸上万紫千红的表情,寻思着什么时候找个机会澄清一下。



“啊哈哈......那,那你们叙叙旧,我先睡了。”



直到绿谷盖着衣物侧躺在地上沉沉睡去,轰焦冻沉默了一会开口。



“那时候......为什么一个人也没有。”



“那场战争可真是震撼整个妖界啊。”丽日没有回答轰焦冻的问题,自顾自地小声说起来,“一个同时拥有寒冰和烈焰、并且血统十分高贵的狐妖的父母,居然同时向对方发动了战争,爱情的力量真是脆弱啊,怪不得那天早晨我就有不好的预感。等到我中午买了食材回去的时候竟然一个仆人也没有......然后一个黑影打晕了我,他太快了,我甚至不清楚他的性别就没了意识。等到爆豪把你带回来,应该只剩下一具房子的空壳了吧。”



轰焦冻抱着膝盖,安安静静地听着丽日讲述那日发生的其中一件事,自己的父母,向对方的家族发动了战争。



“但是啊,我被卖到青楼的那些年,曾经听一个贵族子弟说起过这件事,他似乎也是妖怪,而且可能是那件事的经历者之一。”



“他说,在两方气势汹汹准备开战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划过一道明亮的线,当时他觉得这是一颗流星,于是他在心里默默许愿炎狐一族能胜利,谁知道那片土地身后的森林飞出大片的乌鸦,遮天蔽日。炎狐一族有个长老抖抖索索地指着拐杖,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那不是流星,是天狗。」后来才了解到,凡是天狗出现的地方,必有灾难发生。”



轰焦冻垂着眼帘:“天狗的话……会不会是爆豪?”他只是胡乱猜测,他的脑子乱的很,没有经历过那场动乱的他被蒙在鼓里。



坐在他旁边的丽日突然伸手指向天空。



轰焦冻愣了愣,转头看向布满星辰的夜空。



一道明亮的光芒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天际,核心部分似乎还有黑色的影子。



『那不是流星,是天狗。』



对啊。



为什么爆豪送我回来的时候所有的事都结束了。



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因为我被蒙在鼓里啊。



对啊。



就我一个人。



“丽日,叫醒绿谷,我们现在必须马上找到爆豪!”



<<



天狗一族天生拥有预知灾难的能力,但却不被看好,这些被人认为不详。



我是爆豪胜己,是除废久之外第二位家族继承候选人,但是我对那不感兴趣。



那个狗屁家族谁要谁拿去吧。



离开家族的前几天我就到达了阴阳脸混蛋家附近的森林,并且很快就熟悉了那里的环境。



开始没什么事可做,直到森林里那些杂鱼在传炎狐安德瓦的第五个孩子出生了。



“我今天趁夫人抱着孩子出来晒太阳偷看了一下!真的超可爱!”



“诶真的嘛我明天也去看看!”



“带上我嘛!”



......



嘁,不就一个小屁孩么,没出息。



......结果晚上还是去了。



我穿着八木俊典那家伙给的什么破隐身衣溜进了小孩的房间,他妈妈在哄他睡觉。



我就在房间的角落里蹲了十五分钟,看着这位母亲温柔地给小孩唱摇篮曲。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没有见过我的母亲,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其他人和母亲有说有笑,连八木那家伙都不告诉我。



我站在门口发了会呆,眼泪无知无觉地充满了整个眼眶,正想开门回去,那小孩突然有了动静。



他拉着他妈妈的衣袖,咿咿呀呀地吐字:“ma ma...!那边...那!”他指着我站的那个角落说:“那边...有个哥哥!他好像要走了……ma ma,他...好像...k...哭了诶……”



我才没哭呢混账。



白发的贵妇看起来有点吃惊,但她还是很温和地揉了揉小孩的头发:“那跟哥哥说再见呀。”



他努力地挥着小短手:“g……哥哥...再...见!下次....一定要...l..来吖!”



为什么他看得见我呢。



为什么呢。



混蛋,我不想回去了啊。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是他第一次被安德瓦那个臭老头丢进森林反省,那时候他还算是个哭包吧,走了很久都没有从森林里走出来,然后就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掉眼泪。



最后我还是送他回去了。



然后他几乎天天都会被他老爹丢进来,时间久了以后觉得以后一直这样也不错。



但是我错了。



他父母之间的战争打响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送他回去,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我在森林之中动了手脚,等到战争结束,我才放他回去。



我出现在遗骸之上,有人看见了,但我从来不在乎这些,我找到了还尚存一口气的阴阳脸混蛋的母亲。



她说安德瓦是被死炳木挑唆的,而那个叫死炳木的家伙的目标,竟然是我。



我有生以来对一个外人感到悲伤。



她死了。



之后我就不知道阴阳脸混蛋的行踪了,估计,是带着遗留下来的东西在镇上流亡吧。



大概天狗确实能带来不幸,所以我从没离开过森林,但我想守护。



至少这片能有我容身之地的森林。



我也曾经爱过它。



<<



突然被丽日拉起来并且被她强行沿用了个性的绿谷出久现在正在轰焦冻极限的时速下接近呕吐的边缘。



到达森林的时候绿谷的脸色苍白如纸扶着身旁的一棵树干呕不停。



“啊...!轰焦冻大人,您回来了!”树上窸窸窣窣窜出几个毛球,直往轰焦冻脸上扑,“爆豪大人还没走呢!”



“轰君......呕......我觉得我身为他的发小还没你了解他......呕......”



“......丽日,你照顾一下绿谷,我去看看爆豪。”



丽日点点头,替绿谷顺了顺背。



“毛虫,带路。”



绿色毛毛球一样的生物一蹦一跳地走在前面,地上樱花的花瓣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个季节......还有樱花?”



“啊!这是夫人种的四季樱,夫人大概没来得及告诉您吧!到现在它大概有一千多岁了呢!您离开的这些天多亏爆豪大人一直在打理它呢,虽然我觉得一年四季那里都很漂亮,不过还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最美!啊!轰焦冻大人你看!我们到了!爆豪大人就住在这里喔!”



那人还是躺在树枝上,还是会在看见他的时候说:“哦是阴阳脸混蛋啊。”



起风了。



轰焦冻突然呆滞地跪坐在地上,任凭泪水肆虐整个脸颊,爆豪转过脸,小声嘟囔了一句,风声却盖过了他的声音。



“一起走吧。”



<<



“所以你们是打算把我当作诱饵是吧,”爆豪掀起狂风稳稳地降落在地上,“那我凭啥要听你们的,小王八羔子们。”



“小胜!!!!”恢复得差不多了的绿谷嚎叫着冲进樱花林,“天哪你都不知道光己阿姨念叨了你多久!”



“吵死了废久,再不闭嘴就宰了你。”



“出久君你悠着点啦!”



“爆豪,”轰焦冻正襟危坐,“我说认真的,我想知道死炳木的目的,请帮我。”



爆豪双手抱臂看着矮自己一个头的小狐狸,红色的眼睛对上了那双灰蓝的异瞳。



“本来,我想让你远离这里,你最好永远不要知道这件事,死炳木失败了一次,他不可能就此罢休。谁知道你这个小混蛋跟个狗屁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爆豪闭上眼睛,“小时候明明挺可爱的,怎么现在跟废久一样讨人厌。”



绿谷指着自己一脸茫然:和我有关系吗。



“话说,”爆豪睁开一只眼睛,“废久你刚刚说的光己谁啊。”我怎么以前都没听过。



空气突然安静了起来。



“诶诶诶???”绿谷震惊,“八木老师没告诉你吗?她是你母亲呀!”



“爆豪你去哪儿?”



“睡觉。”你们好烦。



轰焦冻站起身:“那棵樱花树有树洞,你们可以去那里睡。”



这棵树......好高。



“爆豪......拉我上去......”



爆豪没理他。



“爆豪......”



“爆豪......”



“b......”



唇上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让轰焦冻有点不知所措,爆豪抓住他的手,几乎整个儿环住了他,轰焦冻把脸往后仰了仰,他有点喘不过气了。



“你好烦。”爆豪臭着一张脸,“下次再吵我就不客气了。”



轰焦冻眨巴眨巴眼:“拉我上去。”



......这家伙难道就没有一点自觉吗!



“......抱紧了。”



轰焦冻紧紧环住他的脖子。



“哇原来爆豪君也可以浪漫一把诶!”



“轰君明不明白就是另一回事了……丽日君小点声!爆豪会揍我的!”



“他不揍我就没关系了!”



“不,他会的。”



好高。轰焦冻这么想到。



他的腿有点抖,于是他抱紧了爆豪。“喂,你该不会恐高吧。”爆豪脸上的笑有点嘲讽。



“没有。”



“真的?”



“真的。”轰焦冻很认真地回答。



“真的?”



“真......的。”



“假的。”爆豪转过脸努力憋住笑。



......好想打他。



爆豪又把脸转了回来,他认真地盯着小狐妖的脸看,好像能看出一朵花儿似的。



“听好了阴阳脸混蛋。”



“老子喜欢你。”



轰焦冻眨巴眨巴眼,看了看爆豪,又看了看夜空,然后指着拖着尾巴的光点说:“爆豪,那是天狗还是流星?”



“流星。”没得到答复的天狗大人有点不爽,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这个没智商的问题。



“哦。”



轰焦冻把两只手环成喇叭状,用了自己平生最大的声音对着那颗闪闪发光的流星:“轰——焦——冻——一——辈——子——喜——欢——爆——豪——胜——己——!”



夜风把他的声音传去很远很远,森林中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响,整个森林似乎热闹了起来,安静躲在树丛里偷听的丽日和绿谷十分震惊和担忧。



震惊的是轰君的情商似乎上线了;担忧的是轰君会不会被自家暴怒的发小从这棵冲破云霄的参天大树上扔下来。



爆豪意外地没发火。



“太幼稚了。”



轰焦冻歪了歪脑袋。



“谁说不是呢。”



tbc.

作者的废话:第一次写这种篇幅比较长的同人,感觉自己的肾已经死了 (爆豪式怒吼.jpg)
ooc的地方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嚎
最后,我为爆豪疯狂打call!!!